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散文] 击鼓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诗经 国风》



我曾经以为诗经很难感动我。尽管古时的孩童似乎在每一部古装剧里都会摇头晃脑的背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但是我今天拿起诗经忽然很想哭,一句话似乎把悲伤的风吹遍了整部诗经的书脊。天地缥缈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似乎该怪罪战争,但是似乎也有一句话:国家不幸,诗家幸。



到了现代,似乎战争就是电影里永恒不变的话题。然后总要加上爱情。绚烂的陪葬品,到死方休。



所以诗经里这首经典的击鼓就证明了,山盟海誓原本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水枯石栏不是什么让人肉麻让人失去语言的代号,它从一开始就是爱情最无辜的替代符号。



爱没有罪。错的永远是人自己。



就像那些突如其来的战争,就像那些不可避免的灾难和挫折。



我恍惚看见一个悲怆的男子手里拿着鼓在一句一句的向天地诉说着伤心至死的过往。



他曾经丢了马,急匆匆的找寻,因为如果马不见了就等于失去最后和妻子相见的希望。不知道那树是不是让他想起来最初和妻子相识的场景,于是很想问,悲伤的眼泪你会不会抑制?



不要,不要在悲伤面前认输。



你说你要牵她的手然后一辈子不离开,一起变老一起立尽残阳心不老。



我想你是真的真的很爱她,有这样的誓言在任何时候的恋人都是幸福的。你看苍天和大地,其实是最遥远的恋人,但是有日月的陪伴,似乎就显得不那么寂寞。



不是你不想回去,是这世界太残忍。



所以我们都该为了你和她而哭。哭的肝肠寸断都不够释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8-27 (Mon) | 苔色散文 | COM(0) | TB(0) | 
Back | Top Page | Next
COMMENTS
top ▲
POST A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op ▲
TRACK BACKS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top ▲
| Top Page |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