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散文]斜风细雨 素年锦时——史、伍、高、袁四人“诗、歌”记
一、史今——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一直很安静》
空荡的街景
想找个人放感情
做这种决定
是寂寞与我为邻

转瞬烟云,部队生活。
我曾固执的以为这个故事不会那么现实,它应该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憧憬,好人一定会有童话一样的结局。结果你走的那一刻,至今还是左心房一处消失不了的巨大烙印。
寂寞是不是在你离开的时候才会有?哪怕有人送你上火车,有人大哭着不要你走,有人想给你一点临别的最后慰藉。但是,却掩盖不了你面庞上失意的泪水。

你总是一直很安静。

很难在人群里一眼看出彩的人。隐忍着不说自己比谁都要落寞的落寞。可是,你供我怀想的地方实在太多,略一回首,也能为那半遮在军帽下的容颜惊叹不已。
至于三多,留下他应该是一杯进退两难的苦盐水。
从碧落一路饮下黄泉,再过忘川,轮回前最后一口,依然是三分寂寞,七分执著。六一不理解,连长不理解。留你一个人死守着当初在心里的那个应许。抑或是,他们都理解,只是不想把这场三个人的电影单放一半,不想让你一个人走上最孤单道路,所以统统装做不想理解,一味的抵触和反对。
那是一段教导和帮助的相守,是你在军绿色中奢侈的大梦一场,醒来时,那一眼逝去的温柔,陨落在你嘴角淡淡的弧度,就成了最伤人的理由,伤了六一,伤了连长,也伤了你自己。
费心费力半晌过后,他终于被人认可了。你开始微笑,近人的笑容,宜人的笑容,让人不自觉亲近的笑容。
你是兰,心里是清高的君子怡人,但凡人都妄想去靠近,嗅一次香。

我爱浩然的诗句,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说你正好,这样的景色就是淡淡的,也被你了暖风,游人不醉我独醉。

至此之后,宿命是谁和谁逃不脱的所有借口。
就那么陡然,游走在谁都预见不了的预言里,有一天不经意地转身,命运撞上结束的时候,演习对手的子弹穿过你的胸口,你泣笑皆非地躺在草地上对三多说着什么,我记不得了。
依稀应见那一天,你脸面上,死寂一片的灰色。和大家在一起,再难欢乐。
兰瓣未落,花先销,一院芳菲尽。
零落成泥,彼岸他方,谁成全谁一个认真的允诺。
夜未央,江对面,一棵树下,天低的要碰上你带满了温暖的额头;野原上有细密的小花盛放着绽开,白色和米黄夹杂在一起;清水如许,未必有你的清透,月光没有你的平易近人。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里,是否有你清明的影子阑珊。



二、伍六一——郴江幸自郴江北,为谁留下潇湘去

《我还记得》
十年后的今天遇见你
年少轻狂已远去
成熟稳重也保持距离
沉默里千言万语

清如水的浅色瞳孔,冰冷的大理石意味。你的感触就是这样简单。
二三缕阳光照不透的水波里,你拉着三多咬牙前行。明明早就对他改变了看法,死也不说一句好听的给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你怦然扔出一句话来:一起吧。
我想起你曾经站在窗边看那个人走,我想起你脸庞上流下的两行清泪,我想哭泣。
琥珀色和亚麻不再轻狂。是温柔变成坚毅,还是琥珀变成海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有一种情叫做似水柔情,有一种骨叫铮铮铁骨。如同我誓死相信,你说过的话,就是一定会来的暖春,绝不是遗失的沧海桑田。
淅沥淅沥,这世界的雨细碎地游荡,映得陆地一片碧绿班驳,但是没有你身上的绿色浓郁可爱,吸引人想要去不停的看。

其实,年少轻狂,总是和你搭不上关系的。

眼泪在滴下的过程中幻化成灰,灿烂的阳光,悠扬的音乐,你站在窗边想他。飘渺的烟雾将灵魂层层包裹,把感动装进口袋从不轻易示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早就震动了全世界,你是那一道惊人的逆光,只是你一直责备自己不够勇敢。
军队里青葱岁月的日子,不管是冬还是夏,是晴还是雨,不管鸣儿是否鸣唱,不管大丽花还是雏菊开花的季节。他和你起争执的时候,是想要扶起一棵小树,让三多成长,多少年来在一起,无话不说,彼此倾注了多少,你说你们寝食同步,有难同当,现在虽然还是在一起,却各怀苦衷,都因对方而愁肠百结,双方隐忍不谈,毫无怨艾,还总是强颜欢笑。其实,怨他还是怨三多,对你都不重要,只是,史今的走,就是摔下天堂的开端。

郴江幸自郴江北,为谁留下潇湘去。少游的孤馆,听的到杜鹃声声啼血,让我怀念起你弃权时沙哑着嗓子说的几个字句,黄土更迷蒙,晨光里的你渲染的整个场面如同日暮残阳一样的悲壮。

黄金百战穿金甲,其实,你气势如长虹,沙场君无笑。只身离去,倔强如你,也禁不住高城死死的拥抱,五更鼓角,总没有你言语间的悲壮半分,三峡星河,也是影光摇曳在你身后作背景稀落。
没有流露过多的缤纷色彩。我抓住你留给我的一分一毫一厘一滴,我舍不得放开手。六一,六一,这般简单的名字,怎么唤起来却让人心碎难安。
你比星星更耀眼,尽管你只是一个兵。
一个简简单单的兵。
每次看到喷泉在夜空里四溅水珠,或者,焰火旋彩着照耀着仰望的人群,我总是回忆起你紧缩眉头的样子。
你比它们更让我感动。



三、高城——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大宅门》
平生多磨砺
男儿自横行
站住了是个人
有情义有担当
无依无傍我自强
这一身傲骨敲起来铮铮的响

片尾曲里,高城微皱了眉尖,淡然而孤莫的一笑。那一刻,我发觉原来你也有软弱的时候。
你说你自己是公园里被人看着笑话的,那是什么样的人,能够笑话你?我想象不出。
我喜欢看你的笑脸,是三多说的那种神秘而谦虚的笑。你训话从不凌人如袁朗,但神采却是飞扬的比他要明媚耀眼。对着一个自己的世界,你活的比谁都精彩。
一句不抛弃不放弃的话涟漪般荡漾开去,使原本就气势昂扬令人目眩神迷的情境立刻充满了不可言语的心悸,远远近近,夜白天,只消这一句话,就轻易把人迷惑,死心塌地地追随。
这世间繁华太多,人影交错,你会记得谁是好谁是坏。虽然不承认三多,可总是在静处看着他的,操场上,窗沿边,他向后转转错的时候,他做三百三十三个大回环的时候,烟头烧了你的手指还是烧了你的心口,为了这样一个人,你失去了一个最不想失去的班长。
有得必有失,失落跌进浩瀚云海,拾起一汪如花的琐碎,你发现,史今原来是这样让他长高的。

平生多磨砺,男儿自横行。你其实也是自强要死的男儿郎。傲骨敲起的时候,兵刃铛铛的响声。

七连散时,都记不清多久了,一个人过着从不寥落的生活,都想要哭出声来,却发现已经没有一个可以任自己投入任泪水恣意流淌的怀抱。因为迷离的往事,因为世界上最在乎的那个连队已不在,所以悲伤经年不散。然后突然之间,有一个从来看不起的人木然在站在自己面前,眼神迷茫,空洞,可怕的声音在耳边叫嚣着难过和痛楚,但是他却毫无感觉似的的矗立着,做着那些自己曾经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事情。
于是突然之间就有了无法言语的心事,和铺天盖地的眩感。那些事情,原来做起来,是这样的讽刺。
你生气,气他的毫不动容和麻木不仁。但是你也发现,他那样的坚持,也是你曾经教导过的。你不缺的男儿志,荣誉感,他怎么也是浸在七连多时,学了大半去。

稼轩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豪放处的风骨,你总是比旁人更夺目些,哪怕黄昏过尽,只剩寒鸦数点,疲惫也会因你而沾染壮怀之气。

你的感情却好像永远都是温软,是心底最深处的浮光掠影。
那种随着岁月而逐渐流露出的光彩,可以影响整个生命整个灵魂,可以一直追随到世界末日,性命相托的男儿间的信任使然。
环住成才的时候,我想起他后来告诉袁朗的那句话,他说他是跑丢的一个兵。那么,是否,你就是他寻觅回岸的那一处最可靠的港湾。



四、袁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诀别诗》
出鞘剑,杀气荡
风起无月的战场
千军万马独身闯

让人最爱的形象都是不知如何靠近的。
袁朗,你的名字,我在脑海里念了不知多少次,键盘上敲了不知多少次,纸上不知描摹了多少次,终是放在一个难以接近的形象上。
你对三多亲和平易,对成才严厉苛刻,和吴哲插科打诨,其实都是你主动,主动放下了一段界限,打开一片领土让人进入。你有一道底线,任谁也难以跨过,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我想,那只是属于你自己,单纯的。
梦想落地无声,寂寞如影随形。
你告诉三多人是要有梦想的,你告诉吴哲梦想是你最重视的。可梦想怎么能被定义,寂寞并不是身边没有人陪伴,而是心里没有人可以怀想。
如果你不说我们谁都无法看到你世界的全景——曾经在睁开眼的刹那凭空消失,寂寞被掩盖在训练课程的匆匆之后,全世界遗失了这个人的感受。
你成熟,知性,谈笑中自有光影不意狭路相逢,金戈无声兵不血刃。
你做自己,绅士面具下的隐隐担忧,都是冰雪漫长而持续的溶化过程。

君不见,万里江山如画,可是你挥舞指挥下的风采。

这一刻你回首浅笑,眉睫低顺,仿佛生命中不曾有过的时间痕迹,可我们会感到幸福。然后你说要常相守,我记起某种年少无知的甜蜜,柔情在心底的那块土地湍急地泛滥开去。永恒,直到唯一。
随时随地,一生。这是你说的,那么,我愿意这样守候你。
其实你说那话的时候,谨慎克制的盎然生气流露在你的脸上,飘移在闪亮的眼睛和几乎不被察觉的、只令你嘴唇轻轻一翘的微笑之间,仿佛有一种什么从身上满溢出来的东西正不自主地时而在那目光的闪耀中,时而在那微微一笑中显露出来,你有意地想把那光芒熄灭掉,然而那光芒又事与愿违地从隐隐的笑容中闪现出来。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你没有张扬,尽管你从来都是张扬不羁的。
为什么我闭上双眼还能够看的到你。

君不见,月色晕染了杀气的时候,北风卷旗,有你在的地方,千树万树都幻化了花朵开放。
抚剑倚西风,江水壮人意。

你似一只孤独的鹰,盘旋了几回,寻不到安身处。于是,只能够继续漂泊。
但是对别人,明知前面是死亡,也会毫不迟疑的跟着你向那里走,脚步从来不停。甚至把那种死亡当作甜蜜。你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所以,从齐桓到吴哲,都愿意跟定你。虽然之前有过怀疑和厌恶,但周身被你折磨过,经历了血汗的洗礼,再回头看你,都会释然一笑。
行行重行行,你走一步,其实比谁都来得艰难。可你不曾说过,手臂上的疤痕,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不关心,问不出别的,就是思君若汶水。
我终于相信,你比江上的零落渔火或者烟花更难让人理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1-29 (Tue) | 苔林感悟 | COM(1) | TB(1) | 
| Top Page |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