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马场彻相关]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第一次见到你的柳生,不知道爱开始了没有,只记得一个安静的青年,有消瘦的脸庞,倾身摆出打网球的姿势,冷峻而俊秀,我喜欢你。只是不知道喜欢的是柳生,还是你,抑或是你的柳生。

我看你在舞台上严肃无比,立海大的夏季校服简单的不行,只有白色衬衫和条纹领带,偏偏你穿起来就是另一种味道,感觉上比我大了很多岁的样子,明明网球王子舞台剧的定妆都是毁人无比,可你却好的不得了。我喜欢你。

终于下定决心要喜欢你,可是看到出生日期的刹那却生生的被那个年份吓到了,你居然是1988年的双子,明明舞台和定妆都很成熟的样子,却几乎比我小了两年,你总是给我多一份的惊讶。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在西餐厅里拿起银餐具的样子,左撇子,又一个左撇子,我都快成左撇子控了。但是我就是喜欢看你干净清的模样,喜欢你在bo上发的那些照片,不管不顾的无所谓。

后来接触的越多,我才渐渐发现你原来,根本,就不是舞台上那个意气风发,运筹帷幄,严肃冷峻的柳生,你习惯扯着那张俊脸表情诡异,习惯了平时不收拾屋子乱成一团,习惯了和人疯闹和人笑,我喜欢看你那些自然,我喜欢你。

在bo上你经常呼唤大家买你的东西,口气自然,你不知道我每次看到那些话语都想飞去日本敲你的脑袋:马场彻,你脑子里除了钱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可惜我就是喜欢你喜欢的过了头,偏偏都想买,于是就在矛盾里败家。

你和masa难有互动,忽然一次你抽风一样的说他是你特别的存在,我们都知道你的心思,其实要出cd是好事,你也只是维持着娱乐圈这个地方的潜在规则而已,我不喜欢看人yy你们,但是我接受你自娱自乐的这种调剂,你是我特别的存在,哪怕世界都不是世界了,我看到你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高兴和快乐,我喜欢你能看的开,而且游刃有余。

Best actor系列,008,你们的歌,summer breeze声音一出,我立即无比激动,你和masa完美的配合,和声都那么的好听,我也喜欢你的solo,虽然你自己对自己的歌也自满的不行,根本不去掩饰,见面会上也一样的可爱,我喜欢你。

你穿这球鞋沿街道带球,足球一下一下往上踮,你眼神专注地看它在脚背上起起伏伏,我喜欢你。

台下的人一齐唱生日歌,蛋糕上的蜡烛火光摇曳,你脸上藏不住笑意,又有感动,笑起来几乎是世界上最温馨的画面,我喜欢你。

DVD里和写真里你常常和孩子在一起,点燃焰火的刹那谁也分不清你和孩子脸上的耀眼,你抱起小女孩看她咯咯的笑,台阶上你们一起回头看,我喜欢你。

你把房间的样子拍摄下来给fans看,嘴里哼着“嗒嗒”的调子穿着随意坐在床沿,蓝色背心衬的皮肤发白,摄像头里略过电脑电视游戏机,我喜欢你。

Masa生日那天你在bo上说“喜欢”,其实本质清晰,目的简单,揣摩大家心思里不输半分,笑笑闹闹才能在日本娱乐圈里做滴水不露,你比谁都明白些,我喜欢你。

写真签售前你捧着自己的写真集翻看自己,里面有你抱着宝贝一样的小狗在开心的笑,纠正旁人念小狗的名字一遍又一遍,“ru”,“ru”,重音清脆,你认真无比,翻到最末页有你最喜欢的照片,穿着浴衣拿着伞宛若江南潇湘雨里的少年。我喜欢你。

PureBOYS的Cheers PV里,你和武田哥哥站在前排,动作滑稽就似工人敲钉子,但是间或慢镜头插入,你色T恤外套了白色衬衫,精神奕奕又表情不羁,仿佛没有看见摄像机突兀,我喜欢你。

我看到你的每个表情,每个动作,每个习惯性的抽搐那张脸,就会不能自拔的喜欢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06 (Tue) | 苔的八场 | COM(3) | TB(1) | 
[baba]不如不遇
不如不遇



我看过那么多的男孩子,我也看过那么多的男子。

在电影里,有Harry Potter的扮演者Daniel,有Legolas的扮演者Orlando,我喜欢着他们在第一眼第一天,在我看到Daniel的13岁,在我看到Orlando的15岁,我那么的迷恋中土世界的希莱纳小花和格里莫广场上的星星点点,但是没有爱到天翻地覆,没有爱到不知春夏秋冬。我只是坚持着看有关Harry的一切新闻,跑去电影院看每一部的Pirates of the Caribbean,买了全套的Lord of the rings的正版DVD,中文英文的书。

在舞台剧里,恋过和树笑起来眼角温柔的样子,迷过DD倔强的眼神,也爱看那些漂亮的舞蹈动作,比如塁斗比如相叶。然而只是喜欢,就像喜欢秋天的叶子划开夕阳的余晖,喜欢夏日沙漠里驼铃敲打出的清脆声响,没有爱上。还有藤原龙也,看过他的笑容和蹙颦,嘴角上扬的刹那我是那么的信任他在舞台上的表演,不管不顾那部死亡笔记的电影有多少风风雨雨的评论。

在漫画里,我最爱的人永远是手冢国光。我说过,别人的死活我可以不管,但是唯独部长,怕是一辈子也放不开,舍不得。他在我心里已经是超过了一切虚拟人物的存在,几乎是精神上最崇拜的人,他那样的责任感是我永远的追求目标,活的任性的想到他我会不自觉的心里柔软,然后一个人心心念念的不忘记他做过的事。他对于我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两字就概括的了的,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写,但是在我这里他从来不曾有错。

对那些男生,男孩子,男子,感情似乎是一场绚丽的盛夏花火,宛如凉夏的时候委婉的风一样。然而我不知道有一天我爱上一个孩子,尽管没有第一眼的惊艳,没有刹那间的怦然心动,没有那些期而不遇的时光在我耳边絮絮的诉说着这样或者那样的快乐。只是不知不觉的,慢慢的爱上。

可能上天都不晓得我会在20岁的时候,一个几乎要远离天真无邪很远很远的年龄里,第一次那么深刻的爱一个人。

我知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往往是慢火熬出来的,比如最爱的部长,看了网球王子一个月之久才开始把目光从小正太主角的身上转移,可能我这个人过于现实和不解风情,从来没有过一见钟情。对于Masa倒是有一眼惊诧的感觉,那时初看立海大的生写真,最惊叹的就是仁王的扮演者,那么神似的定妆照,那么阳光的笑容,masa开启了我对立海大的好感,于是开始慢慢关注。最开始一直在吼三个人。立海大水平不俗,哪个都有爱怕是大多数人的感觉,我是Masa,正太,88一起吼,那个时候看了57真的不知道最爱哪一个,只是看着然后喜欢,春天要过去的时候我不知所措,迷恋起来那样的三个人怎么也分不出东西南北,整日在学校里忙来忙去,庸庸碌碌后回去看他们仿佛成了唯一的寄托。

结果,是旁的人看出来我最爱的是谁的。

那日在天堂的群里有人要收立海中一个做儿子,我当时咬牙想怎么也要狠狠心定一下本命是哪个的,就认真考虑着到底最爱谁,旁观者清果然没错。在我纠结来纠结去的时候,99说:收88吧,感觉你对他很有爱很有爱……我那时还嘴硬来着,对Masa和正太我也很有爱啊。于是看看三个人,终于决定要收正太做儿子。然后忘记最爱这回事,一本正经的跑去看他们3个的BO,继续着生活。

Sex and the city里的Charlotte说一个人一生只能够有2个最爱,转过来想一想,是不是Tezuka和88就是我这辈子的最爱了,那我岂不是以后都没的爱了?当然Carrie在里面也反驳过Charlotte,但是我只记得,在她反驳的时候时光残留在她脸上的无奈的痕迹。

最爱的是谁不重要,最爱的有几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觉得你爱的值得,无论时间空间,物质还是精神。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上课的时候走神居然在想那个叫做Baba Toru的小鬼,开始发现大事不妙,当时想着有可能是看他的BO看多了胡思乱想的结果,后来发现越来越奇怪,先是上网开的第一个网页变成了他的BO,然后又把桌面换了他的生写真,最后不能够想象的是我居然换掉了钱包里两年来一直放的Tezuka的卡,取而代之的是他窝在沙发里乖巧的向外看去的一张照片,色的衣服,温柔的眼神。我终于开始承认事实,原来他是这样的让我喜欢的人。

尽管有时他RP的让我爆笑不止,尽管有时他做出稀奇古怪的表情和动作,尽管他的本人和他扮的柳生一点不同,尽管他不算绅士没有成熟气质,尽管他只是一个88年出生的年轻的小孩子……

那么多的尽管都没有拦住我,我只是喜欢他喜欢到了一个自己都不知的地步,爱了部长那么多年,他却从没入过我的梦境,但是有一次,我分分明明的看见了那个人就那么地站在我望着的街角,他微笑的时候恍如隔世沧海缓缓波澜起伏,天上的星星在那一瞬间全部陨落成雨,醒过来的时候我默默的坐在床上,抱着部长的玩偶傻傻的发呆,或许是在梦游吧,我捏了Tezuka的脸,喂,你怎么梦都不让我作一个,好狠心啊,手冢。

现在细细想来,爱他的确好没来由,说长相不是我最心仪的那种,明明立海里面我认为最帅的是Masa,说气质也不是我宠的那型,我正太控了很多年,所以立海大里应该最喜欢小野啊,他没有手冢那样的内蕴似竹比兰,没有迹部的嚣张气焰艳丽泪痣,没有柳生比吕士的绅士风度沉稳做派,没有忍足侑士引人犯罪的精致外表。

但是就是这样的,才有了清照当年一句沉醉不知归路。


一夜的风吹雨打后,应是什么该是什么,我全不知道。下雨天出去该撑伞的,否则你怎么湿透的都没道理不理会。


他安静的时候格外的有吸引力,无论是托腮扶花还是静立出神,看着就觉得心里安静的说不出话;他吵闹的时候像个孩子一样惹人笑,在57花絮里被人几次三番搅了独照的机会后那样的叫嚷着几乎就是一个被抢了糖果的任性的弟弟;他微笑的时候会轻轻的上扬嘴角,眼眸里全是醉人的气息和神色,轻微的明朗的味道,却不同于Masa那样的阳光普照;他明明不是绅士的性格,却能给把柳生比吕士演绎的神形皆十分相似,穿上立海大校服戴上眼镜的时候会让人不自觉的惊讶,好像的柳生;他被戏称是少爷,却对军裤情有独钟几乎穿遍所有场合;他侧脸的样子让人注意到鼻子修长的线条,吸着果汁的样子那么的小心;我以为我会一直喜欢Tezuka那样的人,理智的有时让人难过,可是偏偏在载在这小鬼手里。

开始去找寻和他相关的东西,对日语几乎一窍不通,但是好在身边有人能够找到各样的资源。我默默的跟着看,电视剧,广告,舞台,深入的时候才发现不是他的柳生他太好,而是他的演技本来就很优秀。舞台的时候,看他的仁王,总是那么的惊讶,明明只是客串的半场角色却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在球场上随意舞动球拍的不经意感,和真田对话时半理不理的神态,微微弓着背把拍子举到肩部的样子,眼神里那份和仁王雅治一般无二的胁迫神情,诈骗师的危险举动,对着昏迷的菊丸说话时的轻蔑语调,统统加在一起全是他独一无二的仁王形象。(不是说他的仁王比Masa的要出色多少,Masa的仁王在我看来是没有人能够比拟的,只是他们走的是不同路线的表演风格,所以不做比较)88的柳生,总是绅士气度还未展现,王者气势便先出半分,柳生比吕士原本就是表面上不动声色安静似水,实际上暗藏心机咄咄逼人,而88从立海大出场的第一句唱词第一个抱胸的动作开始,就把柳生诠释的让人再难言语,和Masa唱D1的歌的时候从后场换完假发回来的他一把扯掉夕晖头上的假发的样子男人味道十足,眼神里全是不容他人的冷峻,那种走在边缘地带的王者凛冽感绝对是不同于真田的压倒性魄力,也不是幸村深藏不露的神秘,是独有的那种沉默安静的冷毅夹杂着复杂的心思和危险的触碰感觉,就像是冬天里末期河面上的厚厚冰层一样,没有人敢于去走。但就是这样的一个88年的孩子,居然领悟的比谁都好。

他能够在柳生和仁王的角色之间准确转换,毫不含糊而且惟妙惟肖。

看他的电视剧,总是一些大大的配角,有时甚至是连名字都没有的角色,但是认真看他的眼神,看他的表情,看他鼻翼边轻轻的抽动和眼睛里的无奈,演技的确好过Tenimyu里的很多人。我记得他曾经穿过制服出演,领口的扣子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最接近他自己年龄的少年模样,干净清的如同初夏里白色梨花绽开的情景;他也扮演过犯错误的少年,最后面对家长的掩盖和旁人的责问终于勇敢的站出来承认错误,那是纠结复杂的表情和举目无措的神态几乎让我错愕,他真的很擅长演戏,那样的眼神是温柔又自扰的,是一个矛盾的孩子的最贴切的表现,我宛然,果然爱他是没错的。这样的他值得我去爱的。

但是无论他演戏有多好,舞台上有多成熟,终究,都只是个孩子而已。

所以他的日记都乱七八糟搞笑成团。有自己把脸努力挤出一个奇怪的表情的照片,也有和同伴一起闹的照片,更有为了新CD公然在日记里写:Masa是我特别的存在……炸翻了一船人不说,害我在电话里和熊猫大诉苦水,站在学校宿舍走廊里撞墙的事就是从那时开始的。然后在Pure Boys的节目里拿着DV津津的笑,其他人拍照的时候都满正常的表情,偏他一个在那里纠结着一张脸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样子。

第一次为了一个人不知所措。

他出写真的时候我着实考虑了很久才决定要买,因为以前从来对这些东西敬而远之,总觉得自己是处在一个眺望的地点,毕竟他生活的是另一个世界,但是有人问我:你觉得你以后还会一直喜欢他么?如果你认为你会,就败,否则就不要了。

考虑很久之后,我终于决定既然爱了他就彻底一点好了,不买的话我以后会后悔的。

然后是008的CD,我惊讶于他的歌声,怎么会如此的柔情似水温柔缱绻,虽然唱腔不是很成熟,但是作为还很年轻的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夜色凉如水的时候适合听他唱歌,谁还在乎天上的银河两旁有没有牵牛织女。其实最感动的一次不是听I should,而是看到庭翻译的有关88的repo里提到说他唱的一首E团的歌,Heart of Gold,那时网络很卡,刷了好多次终于完整的放出了声音,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听着歌忽然就哭了出来,虽然不是88唱的,但是奇怪的是我居然想像的到他唱的样子和感觉,泪水挂了满脸,坐在电脑前我忽然下定决心如果将来他会继续做艺人的话,无论如何也要去亲眼看一次这个人。

时差一小时,我和你隔着的时间里缺少空间感,东京和大连似乎很近很近。

距离几千公里,坐飞机的话只要1个小时,但是只能隔海而望。

我说过,最单纯的感情,只是一个人对遥远他方另一个人的想念。我记得你所有的微笑,我喜欢听你说自己名字时的语音语调,我习惯了在这里想你到不知何年何月,和对Tezuka一样,对他人不管不顾。

白老先生的《李夫人》诗里最末两句是: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对于我来说,的确还是不如不遇的好,因为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现在的傻傻模样。

只是会缺少些什么。

所以不如不遇,也只是我的说辞罢了。
2007-08-27 (Mon) | 苔的八场 | COM(1) | TB(0) | 
[baba]关于88和柳生
喜欢你已经2个星期,14天,336个小时,20160分钟,1209600秒。



我在图书馆里坐着发呆,墙上的钟在滴滴答答的走,桌上放的是《Vogue》和《世界电影之窗》,压在笔记本下的是《散文》,可我还是抑制不住想你。



真真切切的想着你。



钱包里身份识别卡的夹层里,两年来我第一次抽掉了有Tezuka的卡,换上的是你穿着色休闲装窝在大沙发里直直的看向照片外。



有人说你鼻子最好看,我却没注意过,他们说了才发现是真的,直挺的让人嫉妒的修长。



我喜欢你什么好象已经不重要了,尤其是看到你微笑的时候,乖巧的抱着狗蜷缩的你,把头发向上梳露出光洁额头的你,扮起柳生戴着眼睛一本正经的那个绅士的你,西餐厅里耸着肩膀用银叉挑起食物的你。于是微笑的你,安静的你,总是在镜头前不怎么张扬的你,张大口露牙齿的你,戴上银色假发学起MASA怪异姿势的你,把激光束打出和漫画里柳生一样风度不一样风采的你,上妆前和上妆后完完全全两个人的你,不知不觉世界里都是你。



我拿起吸管搅着杯子里蓝莓优格的冰块,啪啪作响互相撞击,凉凉的化在嘴里。



漫无目的的在本子上抄录下刚刚从书上看到的话,残破的诗句,断章取义的爱情,不同种类的植物名称,世界各国的大教堂。想用笔端敲破纸张,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不再想你。



两年前春天,我开始看《网球王子》,很奇怪那时我只在感慨越前龙马这小屁孩真不是一般的拽,坐在春游的公交车上我和大家一起嬉笑,间或拿起漫画来看,不知道那时会爱上什么或者爱上谁。时光永远不说年轻和衰老,它只负责向前走。



于是我花了一秒来喜欢龙马,花了一个月喜欢手冢部长,花了半年喜欢迹部景吾。



但是我没有喜欢上柳生比吕士。



尽管他是天平座,尽管他是一样的英俊面庞,不二的绅士风度,尽管他在实力不容小觑的王者立海。那么多的尽管都没让我在文章里或者私下对他很眷恋的不舍,我只是承认,柳生比吕士这个人的确不错。



可是那不是喜欢。



时光转换两年飞速的过去了,我在长大你没有变老,我常常想着我喜欢的人,里面没有你。我活的无比惬意和安适。



一年前开始看舞台剧,我想我是被DL3里的青学二代集体白西装的一张图给震撼到的,所以才鬼使神差的去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我喜欢的人很多,天蓝的像一张纸,脆弱的经不起我怎么折磨,思想在萌这个字眼上遇到了拐角也说不清楚和爱的差别。于是我只是喜欢他们,没有爱上他们。



包括最开始喜欢的和树,慢慢恋上的小柳,全体的青学二代我每个都心疼,冰帝的集体帅哥组合几乎无力阻挡,然后开始看以前的网舞,初代的风范让所有人折服。我终于承认这是一出很神奇的青春大戏,它捧红了一干男孩子,也满足了我们这个广大的遐想症候群。



一个月前网球王子舞台剧立海大篇终于开始。我看着立海全员的写真图感慨每个都是好帅,尤其是柳生演员BABA的定妆简直和漫画无二区别。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我会爱上这个被大家叫做88的男孩子。



忘记了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爱上他,只知道我现在爱上他每个镜头和表情,低头侧脸的他最是温柔,午夜里睡觉前看一眼也会觉得心安。他唱歌的时候眉毛动的样子让我不自觉的喜欢和注意,没有认为他是立海最帅的人,我也知道他跳舞一般,个子不是最高,声音在我听来也寻常的很,但是,就是爱了。



有人告诉我他是立海唱歌最好的人,我奇怪于自己的听觉,可那的确是绅士的声音,暗藏的力量和表面的不动声色温柔如水。



回去重新翻找柳生的资料和漫画,这个人真的很不一般。



《网球王子》单行本24册,关东大赛总决赛双打一,立海大附属中学第一号双打组合出场,绅士和诈骗师。



我看见一个文质彬彬的少年,乍一看去膜样清淡浑然天成有几分部长的意思,可手冢却是多了一分冰冷的威严不怒自威,他同样是清秀面庞但举手投足间没有什么负担的责任沉重看着更是风轻云淡些,但一样风轻云淡的还有不二和幸村,不二是静默的王子,即使青春学院吵闹万,有一个冰着脸压人三分嚣张气焰的部长,有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初生牛犊的小不点,有各式各样不懂得安分为何物的队友,可就是那样的环境也是依旧过目难忘;幸村就更不必说,一出场就是立海大王者之师的部长身份,即使入院休养也是神秘之极,不动声色的平静眼神也昭示了他背后深不可测的实力。



唯独柳生不是。



柳生比吕士混在立海众人之间,不能说是平淡无奇,但也不是抓人目光的角色,他身上有故事,无奈《网球王子》并未展开过多言谈,他的曾经,几乎是空白如纸一样放在我们面前,难怪立海一行人走过,留住我们关注的不是他。



这个人很安静,但不似手冢国光那样寡言少语,这个人风度翩翩,但不似忍足侑士那样顾盼多情,这个人是科目全能,但不似迹部景吾那样跋扈嚣张,这个人有王者气概,但不似真田弦一郎那样震人心魄。



可就是这个人,是那个诈骗师的搭档,这个人要有多深的城府才压得住那个仁王的不可一世。所以仁王这样评价柳生:在社团里我和他比较合得来。虽说他的表现得像个绅士,可是换个角度讲,却也是社团中最恐怖的人。



他也是一个精致的出彩的男子,我终于知晓。



我感谢88,他把柳生演绎的算不上是入木三分,可至少也是神形兼有其韵,我怎么能够想象一个喜欢打游戏喜欢孙悟空喜欢穿军裤的你站在舞台上的刹那就是活生生的柳生比吕士。



三束灯光聚过来,在你身上打出亮点,激光束打过去,穿过网球场和众人的惊讶视线,你摆出柳生标志的姿势,右手举拍对准青学的半场,左手向后抬起,我知道,你在这个时候就是独一无二的柳生,永远的绅士。



你扮起成熟来有模有样,谁也难瞧出你是个不足20的少年,我看你的写真照片,大部分都是静默着沉静或者是淡淡的温柔。只有在博客商才发觉得到浓浓的孩子气,在大床上用被子团团围住自己坐着,举着色的NDS傻傻的自得,用各种各样的符号传达着你不同的表情的心情。



一张面庞,两样个性。



我知道交付一次感情不容易,第一次给了手冢国光,第二次给了你,马场徹,Baba toru,88。

我知道你不是天平座,尽管你扮的柳生是和我仅差5天的生日。

我知道你比我足足小了一年还多,住在日本东京和我时差一小时的年轻艺人,可能和我这辈子两不相识。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

但是爱,原本就是一场心里的追逐,可以无声的深邃。



古时候有越女这样唱:心悦君兮君不知。心悦他人而他人不知,我从不觉得这是悲伤的单相思,这不过是穿越了漠漠湖水轻拍木浆的感言,唱的是古来悠悠天地,此刻怅然空旷的心境,描述的是孤舟泛湖悠然自得的关于爱的感情。



最单纯的感情,不是乱世苍火下的流离缠绵,不是现代都市生活里的冬季恋歌。



只是一个人,对遥远他方另一个人的心声。
2007-08-27 (Mon) | 苔的八场 | COM(0) | TB(0) | 
| Top Page |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