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诗词]一阕悲词
关于爱

愁痕满地无人省 露湿琅玕影
闲阶小立倍荒凉 还剩旧时明月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累 曲曲柔肠碎
红笺向壁字模糊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虞美人

饮水词中好多好句好字,多时我会读着难过会伤感多愁,然而只有这阕词读起来的时候我会落泪。

只是念头一句就有愁绪一涌而上的感觉。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一座园子,月下清冷的感觉被极致的暮色笼罩着,天清一色的,露水打湿了美人靠。有一个人在庭院里站着。长袖及地。谁念西风独自凉?

我莫名的感到自己对纳兰容若实在是说不出来什么。可是孤独的时候,安静的时候,不想做其他事情的时候,看不进去英语和日语的时候,我就会想要读他的文字,慢慢的看他的词。

然后喜欢一个人冥想。

想一个男子和另一个男子,是同胞兄弟却又要一起挣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位,小时候一起顽一起抢果子,父皇爽朗的笑,两个女人站在暗处互相咬碎了罗帕,谁捏了另一个人的手,然后在宣纸上写下两个人的名字,很珍重的说喜欢哥哥或者弟弟。待到大了才发现,只不过是站在这个灯火通明的宫殿里,你和我就都跳不过那场宿命一样的漩涡。明里你唤我一声大哥,我轻轻作个揖,还你一个微笑,暗里你摸了户部礼部的底细,我压稳了兵部的权力。到死的时候这场争斗才会完,然后不记得是谁先牵了谁的手说:来日为兄弟,莫生帝王家。

那时,剩下的总是一个人,看月色,看潇湘馆里的竹子是不是都沾了雨水的斑点变成了远古的妃子。

只是,一味相思。孤独的帝王。

还有,亦或是一个武功超绝的剑客,在一个雪夜里救了一名女子,女子的眼睛底是清的,明丽的,那剑客认定,在那一刻,她就会是他的妻。于是顺理成章的接她入了自己的庄,将天下第一束之高阁,分明人世间最美好最容易满足的不是名不是利,只是那一份柔情。然后终于在一日里,他要和她一起红衣加身,共饮一被酒,共度这一生,却在梨花落满的院子里听到不该听的对话,原来她嫁他是别有原因,为的只是一本薄薄的册子,那里面记载了江湖上传言了很久的武功,她不叫紫衣,她姓唐,是唐门的人,而唐门亦是他曾经重创过的门派。尽管,她也是爱他的。可惜,所有人,都不能回头。

最后,不知道谁先发了疯,只记得庄里的红笺上写满了恨与爱的交筹,字迹模糊了,不是泪水,是心已成灰烧出来的梅花络。

何必,在那个雪夜,上天让我遇上你。

再有,是一对夫妻,曾经把手灯下,月红灯如豆,听窗外阑珊雨意,互相微笑,然后誊写诗经上的句子,夫贴在妻的耳边轻轻的说:美人如织,草木如诗。
妻吟吟的笑,问,上弦好些还是下弦好些?
夫便拉了她的手,只是揉着,却不说言语,然后又呵气为她取暖,道:可还冷么?
换来一声埋怨,你倒是答啊……
我只道月上有一个嫦娥便够了,上弦或是下弦,后弈都是一样的
妻不作声,低了头咳嗽。觉得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听到那个人说:别离开我。

可惜,病的时候谁都忘了这句话,去的时候想起来,已经无人和他一起共灯前,他亦是再无法呵手为伊书。

谁说,爱了就一定能,一夜梦醒不觉梦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4 (Thu) | 苔色散文 | COM(5) | TB(0) | 
[散文] 击鼓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诗经 国风》



我曾经以为诗经很难感动我。尽管古时的孩童似乎在每一部古装剧里都会摇头晃脑的背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但是我今天拿起诗经忽然很想哭,一句话似乎把悲伤的风吹遍了整部诗经的书脊。天地缥缈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似乎该怪罪战争,但是似乎也有一句话:国家不幸,诗家幸。



到了现代,似乎战争就是电影里永恒不变的话题。然后总要加上爱情。绚烂的陪葬品,到死方休。



所以诗经里这首经典的击鼓就证明了,山盟海誓原本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水枯石栏不是什么让人肉麻让人失去语言的代号,它从一开始就是爱情最无辜的替代符号。



爱没有罪。错的永远是人自己。



就像那些突如其来的战争,就像那些不可避免的灾难和挫折。



我恍惚看见一个悲怆的男子手里拿着鼓在一句一句的向天地诉说着伤心至死的过往。



他曾经丢了马,急匆匆的找寻,因为如果马不见了就等于失去最后和妻子相见的希望。不知道那树是不是让他想起来最初和妻子相识的场景,于是很想问,悲伤的眼泪你会不会抑制?



不要,不要在悲伤面前认输。



你说你要牵她的手然后一辈子不离开,一起变老一起立尽残阳心不老。



我想你是真的真的很爱她,有这样的誓言在任何时候的恋人都是幸福的。你看苍天和大地,其实是最遥远的恋人,但是有日月的陪伴,似乎就显得不那么寂寞。



不是你不想回去,是这世界太残忍。



所以我们都该为了你和她而哭。哭的肝肠寸断都不够释怀。

2007-08-27 (Mon) | 苔色散文 | COM(0) | TB(0) | 
| Top Page |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